史旭峰、梁海明:海南和粵港澳大灣區如何協調發展?

發布時間:2019-10-31 16:33作者:中國一帶一路網閱讀:

摘要:如何進一步將海南自貿區(港) 建設 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對接,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機制,發揮1+1大于2的效應,成為各界關注的熱點。我們認為,如果兩個區域的政府可以推
  如何進一步將海南自貿區(港)建設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對接,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機制,發揮1+1大于2的效應,成為各界關注的熱點。我們認為,如果兩個區域的政府可以推動海南和粵港澳大灣區之間設立首席聯絡官、打造創新容錯機制和創新平臺、共建跨境貿易模式創新平臺、設立港澳國際課程學校等合作,不僅可以促進海南自貿區(港)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還能推動“一帶一路”向前發展。
 
  首先,海南自貿區(港)建設要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對接,則需要向粵港澳大灣區進一步傳播海南的交通、生活、就業等的便利性,也需要大力推廣吸引粵港澳大灣區民眾尤其是港澳民眾前來海南投資、就業的各類政策,才能引發粵港澳大灣區民眾尤其是港澳民眾的廣泛興趣。
 
  對此,我們認為,海南省政府除了加強媒體尤其是社交媒體宣傳,在微信公眾號設置“海南通”app,可供粵港澳大灣區民眾方便查詢海南各項政策措施以及衣食住行的信息之外,就是海南可考慮參考深圳前海自貿片區,珠海橫琴自貿片區的成功經驗,在港澳地區設立首席聯絡官,向港澳各界推廣海南的各方面情況,也向海南反應香港、澳門和大灣區其它城市的情況,以增強兩個區域的交流。只有向港澳各界乃至粵港澳大灣區其它城市說好海南故事,唱好海南聲音,才能有助于推進海南和香港、澳門和大灣區其它城市未來的產業合作。
 
  其次,海南政府應考慮與粵港澳大灣區共建創新企業善后機制和退場機制,吸引更多粵港澳大灣區的創新企業前往海南發展創新產業。
 
  環顧全球,無論是科研創新,還是創立創新企業,往往遭遇各類難題,失敗多成功少。如果任憑科研創新者、創業失敗者自生自滅,不但有損創新、創業氛圍,也不利創業產業的發展。因此,海南政府除利用資源大力扶持創新科研,發展創新產業之外,更應考慮與粵港澳大灣區共建創新企業善后機制和退場機制。
 
  在設立善后體制方面,香港、澳門業界對公司破產、公司重組和清盤等方面擁有豐富國際經驗和慣用國際慣例實施。海南可考慮與香港、澳門業界共同推出創新、創業的善后配套機制,利用政府和業界的資源為非因道德風險所致的創新、創業失敗者,提供公司解散、銀行欠款、租稅負擔、員工遣散和破產清算等方面,提供援助和保障。這些措施的目的是減少創新、創業者的后顧之憂,并讓失敗者未來可能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全球各地的創業經驗均表明,創業失敗者下次創業的成功率,通常比首次創業者成功率更高,只有更加大力支持非因道德風險所致的創新、創業失敗者,成功創新、創業的幾率才更大。
 
  在設立退場機制方面,海南也應當考慮充分利用香港、澳門資源,研究設立適合非因道德風險所致的創新、創業失敗者的退場機制。事實上,一個創新理念、一件創新產品即使在全國其它省市暫時被認定“失敗”,也未必意味在全球范圍內都不被接受、被認定是“失敗”。
 
  因此,海南與粵港澳大灣區尤其是港澳地區如設有容錯平臺,科研企業的創新理念、創新產品若暫不被大陸其它城市認同,也可以通過港澳地區的國際資源和人脈,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乃至全球各國推廣和出售,藉此推動創新者、創業者獲得國際風險投資人的投資,一方面可令三者不致以賤賣資產、血本無歸和負債累累,另一方面也可通過港澳寬闊的國際渠道,打開新的市場,未必不可令部分創業者和新產品起死回生。
 
  海南若能利用自身優勢,與粵港澳大灣區共創綜合創新體系,共建創新企業的善后機制和退場機制,將有望成為全國范圍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領跑者”,這有機會成為海南再次先發的路徑。
 
  再次,建議海南和港澳地區共建中國跨境服務貿易平臺。改革開放至今40年,中國內地己經建立起完善的水、陸通關口岸,物流通關己經不再是難點。在交易買賣法律制度和金融跨境支付領域港澳地區仍然具有與國際接軌的優勢,同時港澳地區至今仍然是國際金融自由港,法律服務被受國際市場所認同。
 
  因此,如果海南與港澳地區建立跨境貿易模式創新合作區,允許采購商(多為外資合伙企業)在港澳地區的銀行開立外匯和人民幣離岸賬戶,基于真實交易背景把貨款換成人民幣后匯給內地供貨商。同時允許跨境電商在港澳地區的銀行開立外匯和人民幣離岸賬戶,基于真實交易背景把境外第三方支付機構撥付的貨款換成人民幣后轉到內地銀行賬戶。這樣就多了一條境外人民幣合法回流渠道,也為海南做好離岸人民幣市場做好渠道。
 
  海南和港澳地區共建中國跨境服務貿易平臺建設的具體步驟如下:1)引進中國內地跨境支付渠道,包括:銀聯商務、商業銀行、第三方支付等金融服務。2)對接海南區產品走出去的企業,進行第一階段的客戶信息分流和審查。3)為客戶提供走出去第一站港澳地區的落地商業方案及信息轉介。4)為客戶間接提供港澳地區的政務及商業服務。5)撮合客戶與港澳地區商業方案的對接。6)引進境內、外企業咨詢服務機構,為客戶提供各類專業的商業服務。7)定期以舉辦商貿、招商、會展等政務及商業活動。8)對接港澳地區的資本,推介海南的優質項目。9)與港澳地區機構和商戶建立起聯系的橋梁。9)為客戶提供專業的系統、營運、客服等中后臺服務。10)為投資海南區的境內、外商戶及個人創造中國境內人民幣自由跨境支付的場景。
 
  通過這個平臺的建設,不但將可為海南本地企業“走出去”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企業走進中國內地提供專業的國際對接窗口一站式服務,還可推動海南建設成為中國跨境服務貿易商業標準制定及認證平臺,內容應包括:單證、支付、通關、物流、防偽、溯源、營銷、融資、大數據等方面。如此將促進海南產業多元化、特色金融發展,形成港澳臺青年創業基地、中小企業跨域發展的生態環境。塑造海南成為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貿發展生態實驗區,打造連動港澳臺、東南亞、東盟各國中小企業互聯互通的專業跨境政務服務、跨境金融科技、跨境金融服務的綜合城市及地區,
 
  最后,海南可考慮和香港在海口、三亞等城市設立香港課程學校和舉辦專業和國際考試。香港教育局于2015/16學年起推行一項為期3年的“促進香港與內地姊妹學校交流試辦計劃”(試辦計劃),為與內地學校締結為姐妹學校的公營及直接資助計劃(直資)學校提供財政及專業支援。學校對試辦計劃的反應良好,評價正面。為進一步促進姐妹學校活動的持續及多元發展,香港教育局由2018/19學年起,將試辦計劃恒常化,為已與內地學校締結為姐妹學校的本地公營及直資學校(包括特殊學校)提供經常津貼及專業支援。我們相信這些措施,能夠加快加強海南與香港教育合作。
 
  因此,建議海南應建1至2所12年制香港課程的國際中小學校。由具有悠久辦學歷史和愛國愛港背景之“名校”或辦學團體承辦(如東華三院,保良局或中華基金中學),課程以香港中學文憑試為主,投資模式以“直資”為主,政府資助或政策扶助為輔,此舉一方面可以吸引更多港人、外籍人士前來海南創業、就業,由于香港課程與國際接軌,更可吸引準備前往海外留學的民眾前來海南就讀。
 
  與此同時,應進一步把海南省創建國際教育創新島的規劃和思路,加強在香港宣傳,從而令有興趣辦學團體到海南參觀考察,把握住海南教育發展機會。
 
  與此同時,海南還應考慮和香港合作在海南舉辦專業和國際考試。在內地和香港各類合作的教育項目之中,內地家長最感興趣的是香港資格認證和國際考試。事實上,專業和國際考試是香港一向擁有的教育優勢,正好填補內地龐大的教育市場需求。海南和香港若能找到合適的途徑,著手發展考試業務,將可帶動相關培訓業的發展,同時可強化海南和香港作為區域教育樞紐的地位。
 
  此外,應考慮組成以海南為基地的中外合作教育考試機構,將香港的專業和考試業務延伸至全國各地。并考慮推動香港考試局在海南設立辦事機構,提供有關國際考試的報名及咨詢服務,使海南成為更加專業和國際考試的重要管道。
 
  簡而言之,任何合作都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需要久久之功,海南與粵港澳大灣區只有遵照從小到大、從微觀到宏觀、從社會到政府的原則,在各個層面緊密對接、落到實處,才能建立共享共贏、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從而促進兩個區域的發展向更高水平、更高質量邁進。(作者為海南大學“一帶一路”研究院研究員史旭峰、海南大學“一帶一路”研究院院長梁海明)

相關閱讀

重庆彩票欢乐生肖表